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语良言——星星点灯

我的未来不是梦,梦想也是真 ;有梦最美,如梦相随。

 
 
 

日志

 
 

麦 天  

2010-11-11 19:26:02|  分类: 亮丽风景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雷抒雁

从麦子泛出杏黄色开始,农家的节日也就开始了。

       一过清明,绿油油的麦苗就像睡醒吃饱喝足了的孩子,噌噌地往上窜。只几番风摇雨洗,麦子便扬花了,又几日暴晒,先前绿毡一般的田地,就显出些杏黄色了。
      
说到杏黄色,那些藏在叶底的青绿色酸杏,也比着劲,从绿叶上露出些艳红和淡黄的脸庞来。一整夜一整夜,算黄算割的鸟唱,吵扰着农人的甜梦,让人弄不清是梦是醒。
      
麦天,真的要到了。
      
关中人把收麦的日子叫麦天。麦天,是农人的苦日子,却也是大节日。许多年许多代以前,有一位叫白居易的诗人,有一天便是站在关中大地这金黄的麦田边,看着农人挥镰割麦,写下一些诗句: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夜来南风起,小麦覆垅黄。这首《观刈麦》的诗被叫做悯农诗。看着农人忙碌辛苦的劳作,想着他们艰难的日月,诗人难免不生出些感慨。这诗句于是便和麦子一同在田地里生根,一代一代生长着,收割着,被吟唱着。
      
从麦子泛出杏黄色开始,农家的节日也就开始了。和着端午节的临近,路上走亲戚的人也便多了起来。麦梢黄,女看娘。穿得光洁鲜亮的女子,先前有步行的、骑驴的;如今,有骑自行车、摩托车的;村子通了公路,也有一招手上了公共汽车的。出嫁的女儿,每每这时候,赶在忙前这段空闲,要走走娘家。走亲戚不能空手,胳膊上挎着篮子,拎着袋子,提着盒子,装的无非是些鲜果吃食之类。母女们,别管多见面,少见面,一聚了头,就有说不完的话。说思念,叙家常,夸丈夫,聊孩子;自然也少不了说些打工挣钱的难处,孩子上学的忧心,新农村建设的信息。到了饭时,女儿又随娘入厨,像先前未嫁时,熟盆熟碗地做一顿好饭,孝顺父母。
      
女去看娘,男人守在家忙麦收前的杂事。搭镰前最后一集是忙农会,县里剧团也到集市凑凑热闹,急锣紧鼓要唱《喜开镰》。各类夏收物资一应俱全挤满市场,镰刀扫把,筛子簸箕,应有尽有。树荫下,男人们三个一堆,五个一团,聚在一起聊天。无非是说,今年麦子长得厚,费镰费胳膊,吃苦的日子到了。脸上却是掩不住心里的喜悦。先前,从甘肃上来的麦客,早早就往关中赶。一路上,蚂蚁般从西往东赶,跟着麦熟先后,次第向西割过来,叫赶麦场。那种人头攒动,此呼彼应,熙熙攘攘,煞是热闹,构成关中麦天一景。如今,麦客们少了,一路上都是鲜红的收割机,突突突,吼个不停,进了麦田,就如机船下了海,所过之处,留下的只是一地黄亮亮金灿灿的麦茬,散发着湿润的草香。收麦的时间由此大大缩短,种田人此刻只需跟了机器,张开口袋,把哗哗装满麦粒的粮袋运回家就是。
      
毕竟还是五黄六月,头顶一团火球,身上汗珠子擦了又出。早晨起个大早,白天累一天,晚上一碰枕头跌进梦乡,摇不醒叫不应。麦天的日子,累人的日子。心疼丈夫,这些天,妻子得把饭食做可口,得上硬料。先是锅盔、面,只两顿,男人说:吃不进去,有些汤水便好。女人另想法子,买些精肉,配上黄花木耳菠菜豆腐,做成酸酸辣辣的臊子;然后,使出看家的本领,把面和硬揉匀擀薄犁细,如同俗语说的:薄如纸细如线,下到锅里莲花转。一碗香喷喷的臊子面端给男人,看着他三口五口一碗,吸得滋滋溜溜响,女人心里别提多舒坦。改日,又变了花样,割一把鲜鲜嫩嫩的水芹菜,在瓷盆里泡成酸菜酸汤。再将那芹菜切碎,配了油、葱花在锅里一炒,酸汤一并倒了进去,烧滚放凉,细白的面条浇上这酸菜汤,叫浆水面,热天吃了,落汗下火。看那碗里,汪汪地飘着葱花、辣油,面前放一头园子里新拔出的嫩蒜,紫紫的皮包着白胖胖的身子,再有几条顶花带刺的黄瓜,你就吃吧!男人吃完一老碗又一老碗,嘴里吱咂有声,身上却硬是不出汗,你说怪不!
      
算黄算割,鸟还在彻夜地叫。老人们说,那鸟是人变的。说是从前,有个农人总以为麦子全黄了熟了再割,结果,一场暴雨,麦子全泡在田里了,颗粒无收。气死了的农人,变成了鸟,一到麦天,就白天彻夜地叫,提醒农人麦子一边黄,就得一边割。虽说,这道理农人都懂,不用提醒,鸟儿们仍要坚持着叫到忙罢,直到嗓子滴出血。到那时,你听吧,叫声又改成布谷布谷了。收完麦子,该是种苞谷的时候了。
      
一场龙口夺食的麦天总算过去了。新麦入囤,满屋子都是麦香、馒头香、锅盔香。忙了一季子的男人,长剌剌躺在炕上,望着麦囤,嘴里哼着秦腔。想啥?啥都不想,忙活了一年,身子脑子都该歇歇了。偶一抬头,望见窗外,黑云朦朦,淅淅沥沥落下雨点来,睡意便水一般弥漫上来。
                                                      
(选自《文汇报》)

 

《麦天》一曲 情深意长──品读《麦天》
文/魏俊霞

      2007年高考江苏语文试题大阅读所选材料是著名诗人、散文家雷抒雁的散文作品《麦天》,这篇文章于去年710日发表在《文汇报》上。初读《麦天》,扑面而来的是她浓浓的乡土气息,纯朴的人物、纯朴的景色、纯朴的情感,令人手不释卷。而今,麦收时节已过,正是高考学子收获的季节,再来品读《麦天》,更觉受益匪浅。
      
节选后的《麦天》约1200字。文章体现了现代人对田园生活的一种眷恋,对人与自然和谐的一种回味,体现着劳动之乐、亲情之美,作者用鲜美生动的语言,谱写了一曲情深意长的乡村麦天曲。
     
生活是创作的不尽源泉。试想,一个没有对家乡和亲人的深爱,一个对家乡的风土人情观察得不够细致、体味得不够深刻的作者,如何能够写出如此打动读者的作品?
     
在这篇散文中,我们可以感受到作者对生活的热爱和对生活素材熟练驾驭的能力。作品选取的都是平凡的小事:女儿麦收之前回娘家,农村集市上唱戏,收割机收麦以及收麦时节女人对男人无微不至的关怀,麦收过后的惬意……正是通过这些平凡小事,反映了乡村广阔的社会空间,反映了乡村在向现代化方向发展的一段进程。文中写道:女看娘的交通工具变了;麦客少了;收麦子用收割机了;收麦的时间缩短了……有人说,这样一味地歌颂难免有些做作,如今农民的生活依然很苦,城乡的差距依然很大,城乡不和谐的因素依然存在。依我看,这些现象我们都不否认,可是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就认定农民的生活就是一团糟糕,农民就缺少城里人所具有的亲情、爱情乃至对生活的热情。作者正是因为有了对农民的热爱,有了对农民生活深刻的感悟,才有了这样一篇情意隽永的美文。
     
《麦天》一文,最能打动人的除了我们很容易感受到的作者对生活的热爱,还有乡下人独特的浓浓的情意。虽然麦收时节到了,可女儿总也不忘回去看看养育自己的白发亲娘,而麦收过后,老母亲要放下架子来看女儿了,母女情深啊。纯朴的民风,特有的民俗,感染着每一个读者。而文中所描绘的女人对丈夫的百般体贴,更是体现了中华民族女性的传统美德,她们没有甜言蜜语,可她们有一颗美好的心灵,有一双灵巧的手,她们疼爱自己辛苦劳作的丈夫,把自己满腔的爱情化作丈夫口中美味的饭菜,化作对丈夫的无微不至的关怀。
     
《麦天》为我们描绘了一幅质朴的关中风景图,而这幅图画的描绘,正是由于作者技法的高超,使我们读来深感其内蕴绵长。一路上都是鲜红的收割机,突突突地吼个不停,所过之处,留下一地黄亮亮金灿灿的麦茬,散发着湿润的麦秸香,作者描写关中麦收情景,选取了麦天富有代表性的事物;从视觉、听觉、嗅觉多角度进行描写,那黄黄的麦浪,鲜红的收割机过后,看到的是麦茬,嗅到的是麦秸香,明丽的色彩,典型的场景;开篇便运用鲜活生动的语言,让我们感受到浓浓的乡土气息,这浓浓的麦香贯串全文始终;文中还多处运用比拟、比喻等修辞方法,使得文章韵味十足。
     
文章最后写道,麦天的忙碌、喜悦把农家的日子濡染得鲜鲜亮亮,有滋有味。是啊,麦天里,农民忙碌劳累,他们洒下的是汗水,收获的是喜悦。
     
作者用他饱含深情的语言描绘了那火热的劳动生活,丰收的喜悦,紧张热烈后的平和、闲散,乡土民风的朴实,亲情的淳朴与和谐,这些无一不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这一曲《麦天》,情深意长,令人回味无穷。

(刊登于《满分作文月刊》20082期)

高二(14)班  金丹

 

初春的某天,被窗外叽喳的鸟儿惊醒,跳下床,拉开窗帘,阳光明媚。忽然产生冲动,想背着行囊去旅行……

水韵江南

走进同里,就好像走入了一段斑驳的历史。踩着青石板,不敢大声喧哗,怕惊扰了这个古镇恬静的梦。两侧亦店铺亦住宅的瓦屋下,坐着神情悠然的老太,她们半醒假寐,眯着条缝儿打量着来往的游客,浅笑中仿佛呵口气就能吐露出一个个悠远的故事。

向青石板延伸的尽头望去,细雨蒙蒙中的退思园宛如一位躲在屏风后的羞涩少女,有一种欲语还休的蒙胧美。江南的小桥流水承载不了皇城根儿的大家闺秀,但粉墙黛瓦中却藏着不少小家碧玉。退思园应是最典型的一个吧。

退思退思,退而思之。不知这一理解是否准确,但由名及人,想必园子的主人任兰生是一位清风瘦骨的儒雅之士。世海几多沉浮,不如寻一幽静处,侍花弄草,将人格注入那一株株通灵的草木;官场几多贬擢,不如隐一幽深处,吟诗作对,将才气融入那一篇篇雅致的诗文。

江南的细雨微风轻轻扑打着我的脸,仿佛在对我说,放慢脚步细细欣赏吧,让灵魂在江南的静谧中好好休息,体味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情怀。

椰影海南

如果说江南是一幅清新淡雅,细工雕琢出的水墨画,那么,海南无疑是用浓墨重彩铺洒而成的。一切色彩都是那么明丽、纯粹,不掺丁点杂质,就好像黎族朋友的性格,质朴、爽朗,不含一丝矫揉造作。

让人感慨万分的是,一个如此诗情画意的地方,千百年前,竟是一个荒无人烟的流放地。

怀着深深的不舍,苏东坡告别生活了大半生的沃土,乘着海船,登上了这片传闻中“瘴气迷漫”的土地。失意彷徨过,苦恼郁结过,但诗人的眼光毕竟高于常人,他很快淘得了乐趣。婆娑的椰影,倒垂的藤葛,翻腾的浪潮,无一不激起他心中创作的热情,日子越过越鲜亮。病弱之时,喝口薄酒,竟还闹了个“小儿误喜朱颜在”的趣事。苏东坡的政敌一定未曾料想,他们的排挤竟无意中成全了大诗人的另一文学高峰。

海浪轻轻拍打着我的脚丫,一片片小小的贝壳随着浪潮涌上沙滩。我轻轻捡起一枚,仿佛收获了一句精美的箴言,告诉我,放下包袱去感受美吧,让灵魂在海南的阳光下好好晾晒,体味释然开怀,豁达旷世的气节。

 

穿越过江南小巷,奔跑在海岛广场。旅行的意义,就是膜拜前人的风骨,学习前人的态度,为灵魂找一安放处。

   

高二(14)班  郑星怡

 

爷爷打电话告诉我说:奶奶住院了。

我穿越毫无生气的走廊,嗅着四周弥散着的永恒的消毒水味道。

推开“九O一”的门,才感到一丝春天的气息。奶奶正坐在病床上兴致勃勃地与邻床聊天,聊她最引以为傲的医学知识。爷爷在病床旁看着他们笑,不时还连连点头附和着奶奶。

要不是亲眼见着奶奶那么轻松自在,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几天前还躺在家里哼哼的病人。

几天前,她头晕,不多时就住院了。医生说,没什么大碍,血管老化了,就像自来水管用久了会生锈,挂点盐水长好就行。

然而二十天后,人都能活动自如了,却还不肯出院。

“老头子,给我倒水,我渴。”奶奶趁着谈天的间隙,转向一旁的爷爷。除了爷爷之外,她不习惯别人的照料。而爷爷像是位得了皇帝赏赐的将军,想一下子站起来,然而这个动作被僵直的腰板压缓了。我瞧出了其中的微妙,问他:“最近腰不太好吗?”他干涩地笑了,眼睛里盛满疲惫,眼袋无力地垂下来,他摇摇头:“没啊,挺好的嘛。”虽然这么说,可是他刚才微抿的嘴唇,出卖了整张坚毅的脸庞。

也不知为何,奶奶喝水时反倒要躺下。爷爷端水走到床边,弯下腰,几乎成九十度,将吸管送到她嘴边,奶奶小口嘬着,而爷爷憋着劲,有那么一瞬,我差点以为那憋红的脸是从前的红光满面。那一刻,我有点厌恶奶奶,爷爷的腰痛竟然是这么复发的。

姑姑们也都看不下去了。有一回,小姑给他俩带小笼包去,同样的,又是爷爷躬着僵硬的背喂给奶奶吃。女儿心疼爹,她忍不住开口“妈,你坐起来吃吧”谁料奶奶动怒:“坐坐坐,都叫我坐,我没力气!”爷爷立马用眼神示意小姑,她只能悻悻地离开了。

后来,奶奶的“病”死死地拴住了爷爷,他整日寸步不离。

黄昏父亲去看望奶奶,她抓着宝贝儿子的手摸了又摸,不一会又开始念叨家里的门不知有没有锁上。叨念了好一阵,爷爷看有父亲陪着就放心地问:“我回去看看吧?”

然而奶奶始终无法忍受丈夫的缺席,聊天也没劲了,过了一个小时,她打电话回家,没人,她铁青着脸。我打通了爷爷的手机,听见他恍惚的声音:“我这几天实在闷得慌,到公园的长凳上坐了一会儿,忘了时间。”爷爷的话像座山似的压着我的心。奶奶露出自豪的笑:“你们看吧,这老头子老年痴呆快了,没我果然不行吧!”到底是谁没谁不行?我悄悄地瞪了一眼奶奶,对于向往自由生活的爷爷,奶奶根本就在折磨他嘛!

爷爷是棵大树,奶奶是缠绕着他生长的藤。然而藤缠得太紧了,树终于撑不住了。爷爷病了,长期的劳累让原本身体倍儿棒的他患了肺炎,可奶奶却依然赖着他的贴身服务。

晚辈们再也不干了,跟爷爷谈了一回。在我们眼里有点木楞的爷爷其实什么都明白,平时奶奶与他形影不离,只要他出去开会,十有八九奶奶会血压升高。他说,他曾经试过一人偷偷跑到阳台上,可不一会儿,就听见奶奶唤他,他没应,于是透过阳台的窗户,他看见奶奶一脸急切地扑开一扇扇门,焦急地找他、叫他,像与妈妈走失的孩子,不安地寻找。“现在都一把年纪了,想改也不可能了,这事你们千万别跟妈讲,她好面子。”他唯恐怀里敏感的小麻雀受到一点点伤害。于是他继续忍受着奶奶焦虑时的无名火,忍受着奶奶自以为是的嘲笑,维持着这个老人脆弱的爱。而这时,不同于过去,我终于不再厌恶什么了。

再去看望奶奶的时候,她出院了。爷爷正端着碗粥一勺勺喂奶奶吃,有一抹余霞渗过厚重的窗帘投射在他俩的脸上,每道深深浅浅的划痕都是幸福的见证。

我愣住了。想起他们去年的金婚纪念日上,爷爷曾满是兴奋地嘱咐我写一篇文章纪念。我当时暗笑:都七老八十了还风花雪月,于是便上网随便拉了一篇应付了事。那时爷爷拿到文章时脸上幸福的微笑刚好与他此刻的重合。我惭愧不堪,不只是因为我骗了他,更因为我的年少无知。

 

 

怀

高二(14)班陆韵青

()

缘分,犹如秋天树上金黄色的叶子,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刻,悄悄的落在了我的身旁,我的世界刹那间变得一地金黄。

清明的雨纷纷而落,打乱了这满地的金黄却打不湿我心中的那片圣地,而你在那儿安静的沉睡着。

鼠尾草,你,还好吗?

这是你离开的第一个清明,我好想在你墓前栽一棵葱郁的鼠尾草,可惜,我离你太远,对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人。可我却记得你喜欢鼠尾草的原因,你说它绿得那样精神,充满了生命力,让你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时就心动不已,于是,你给自己起了笔名:“鼠尾草”。可是,如此有生命力的你却为什么匆匆的离去了呢?

你的离去,让我不知所措。

(二)

我一直很喜欢薰衣草,在我心中,薰衣草就是幸福!我也一直很任性地以为,那长满薰衣草的普罗旺斯就是紫色的,幸福浸透着那儿的每一丝土壤,至少,普罗旺斯是富饶而美丽的。生日之际,深知我迷恋普罗旺斯的妈妈送我一本你著的《普罗旺斯写真集》,让我有缘认识了你,了解了普罗旺斯。原来,一向被人们认为深受上帝宠爱的普罗旺斯竟然只是一个土地十分贫瘠的地区。偏偏,它却长出了漫天酊紫的薰衣草;它却结出了可爱迷人的红樱桃;它却种出了甜美可口的金葡萄……就像我在被学习压得喘不过气来得时候,偏偏因为普罗旺斯,我遇见了你——鼠尾草。

我乐于徜徉在你的文字中,漫游在你拍摄的照片中:仿佛我也品尝着葡萄的甜美,呼吸着薰衣草的芬芳;看到你品尝橄榄油时我也会忍不住偷偷流口水;我留恋于你所留恋的葡萄园中那一缕晨光;我沉醉于你所沉醉的蓝色海岸线;我感动着你所感动的“味道庄园”中刻着的那句话:“我只活在我们相爱的日子里”;可是我最舍不得的是那碧绿的鼠尾草,茸茸的绿,精神而挺拔,却又透着一种形容不出的温柔,一种微妙的感觉在心中弥散开来,也许,就是这种没有依凭的喜欢,你迷恋上了鼠尾草,而我,也无法自拔的喜欢上了你。

(三)

短暂的“普罗旺斯之旅”很快结束了,可对你,我的心中却没有画下句号,你说:“虽然我无法选择自己生活在哪里,但我可以选择我的生活方式!”看到这句话时,我的心随之一颤。于是,我在网络上搜寻你的身影,可当我欢快的打开你的博客时,仿佛一个晴天霹雳击中了我——年仅34岁的你居然已处于癌症末期!我默然……我关掉电脑,宁愿不去相信这个事实。

不久,我在一个电视节目中看到了你,你还是和我想象中的一样,脸上堆满了笑容,就好象普罗旺斯晴朗明媚的阳光一样浸透着温暖,你的笑容就是有那种魔力,能给人一种莫名的快乐。

当我再次上你的博客时,我哭了,我是带着祝福而来,却来不及把我的祝福送出。

鼠尾草姐姐,你为什么这么匆匆的离去?

我还来不及……

(四)

  评论这张
 
阅读(5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